暮霭生深树

歌吹是扬州

【all叶】古登堡(12)

ooc预警

上卷•古登堡  完结啦!!!
明天应该会更一个王叶的番外
---------------------------

十二、我是谁?

叶修现在很烦恼。

自喻文州离开去调查【枔】已经有小半个月了,却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不过叶修可以确定,喻文州现在非常悠闲。作为制作者,他能感受到人偶的一部分精神波动。所以让他烦恼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失联的喻文州,而是天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王杰希和黄少天。

王杰希从那天表白后,就像是打开了什么神奇的开关一样,整个人都……浪了?

叶修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王杰希现在就是只要没事就会到他面前晃悠,虽然以他的工作量来讲,他一天也没多少空闲的时间。

所以,果然更主要的原因是黄少天吧!?

叶修叹了口气,合上了手中的书,“少天,你能不要整天都看(第一声)着我吗?”

没错,因为王杰希的不定期拜访,导致了黄少天现在每天从早到晚都跟着叶修。而且……

“那怎么行呢!”黄少天又一次炸毛了,“王杰希那个不怀好意的家伙天天找你,我当然要看(第四声)着你呀,还要看(第一声)着他。”

“可是……”叶修试图再次挣扎。

“没有可是!老叶,那家伙明显也喜欢你,我不在,他趁虚而入怎么办!你可是我喜欢的人!”黄少天果断地打断了叶修的话。

又是这样啊……叶修沉默了,自王杰希卒不急防的告白之后,黄少天也……但是少天他和大眼……是不一样的啊。

“少天,你是人偶。”叶修最后还是说出了他最不想对黄少天说的话,“我是你的制作者。我不知道‘杺木’给了你多大影响,但我希望你能自己冷静一下。就像文州……”说到最后,他顿了一下,突然想起喻文州在这方面并不是什么值得学习的榜样。

“那么,作为用‘杺木’制作出的我,对你有影响吗?”黄少天的语气突然就冰冷了起来,他用自己冰蓝色的眼睛紧盯着叶修身后。

“……”叶修再度沉默了,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的人偶,跟记忆里的那个影子忽地就有了些许重合。那么自己记忆里的,究竟是谁呢?

“叶修。”不知何时出现的王杰希的手搭在了叶修的肩上,自然地将自己的头低了下来,靠着叶修,“你们在说什么呢?”

黄少天的视线顺着王杰希的动作向下移到了叶修的肩上,冰蓝色的眸子里燃起了火焰,“王杰希,你放开叶修。”

“放开?”王杰希露出了个嘲讽的笑,“黄少天,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你……!”黄少天下意识地撸起了袖子,整个人一副“你要是敢再说一句我就打爆你的头”的样子。

叶修见情况不对,连忙把二人互相推了远一点,“你们别吵了!大眼,我要跟少天说两句话。麻烦你先回避一下。”

而王杰希这次出乎意料地乖巧,竟然只是用挑衅的眼神看了眼黄少天就真的走开了。

直到王杰希的身影消失在了二人的视线里,叶修才转头回来对黄少天说道,“少天,我还是那句话,‘你是人偶’,我们是不可能的。”

“可是……”这次是黄少天挣扎了,他说,“你也是人偶啊。”

这句话如同平地惊雷般炸响在了叶修的脑海里,叶修睁大了双眼,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股脑地冒了出来,多得像是要将他的脑子涨裂。

许久,他缓缓抬头,用一种很轻很轻的声音迷茫地说道,“我是谁?”像是提问,又像是自问。

泪水却已夺眶而出。

-------------------------

下面几章就是回忆杀了。

以下是作者的唠叨和剧情解析:

少天的眼睛我不记得原著有没有描写了,如果有就当私设吧(因为我一直觉得冰蓝色特别适合少天(看似温柔的蓝色,实则结着一层冰什么的。文州的设定是海蓝色的眸子,有着浅水的温柔和深海的不可测。

关于叶叶的身份:

没错,叶是人偶。其实我在前文里一直有关于叶与常人不同的地方的描写,算是铺垫。(比如说自15岁以来就没有变化过的身体。)至于为什么是少天将这件事说出来,有两个原因,在上一章里,喻黄二人聊的就是叶的身份,作为人偶,是可以认出同类的;还有就是就我个人认为,文州不是会戳破某些事的人,他能忍,也忍得住,他会在保证胜利的前提下,尽可能地保持双方的平衡。当然并不是说少天忍不住,而是少天作为“机会主义者”,在意识到自己无路可走时这是他可以做出的最直观的反应。如果他不说,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更何况一边还有虎视眈眈的大眼。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讲,这依旧是一次成功的“一击必杀” 。

而且,喻黄二人的前提并不相同,文州和叶已经相处了两年,而少天是天降,少天的筹码不如文州,如果讲感情,他甚至争不过杰希。因为,叶毫无疑问是个长情的人,即使他是最像记忆里的人的人也无用,叶只是凭借记忆制作了他们,但从本质上来讲,他们毫无干系。因为叶的记忆约等于没有。

另外,我觉得记忆里的人是谁已经很明显了,关于为什么制作出的是喻黄二人我会解释,不过大概要在完结后了,因为我想写总结_(:3」∠)_(这篇文的心路历程真的很复杂(根本没人想看好吗←_←

暮霭可以期待拥有红心、蓝手和评论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ヾ(′▽‘*)ゝ

【伞修】蝃蝀

ooc预警

*极微量邱(单箭头)叶

应该算是be中的he

-------------------------

江南的雨,打在了那青瓦白墙上。初开的梨花被乱珠般的雨滴一打,花瓣霎时落了一地。清晨的阳光撒在地上,又被积水反射了出来,一闪一闪地,刺得人眼睛生疼。

“哥哥。”苏沐橙撑着把伞站在叶修身后,言语里是掩不住的担心,“我们回去吧。”

叶修摆了摆手,还没开口就猛地咳了起来。苏沐橙瞬间一个激灵,连忙向前走了一步,扶住了叶修,一边用手帮着顺气。叶修强压下了口中的腥甜,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下来,“没事。”但微颤的手出卖了他。他脸色苍白,唯有眼角泛着病态的红晕,“不用回去了。”

自己的身子是个什么情形,他还是很清楚的,不过是用药吊着一口气罢了。如果再早个三年五年的,就算没有药,自己也会咬牙撑着。如今……有联盟的哪些人在,魔教被灭也不过是日子长短,离天下安乐也不远了,没什么可担心的,倒不如下去和沐秋做一对亡命鸳鸯呢。唔……唯一放不下的也就是沐橙和邱非了。

想到这,叶修侧头看了眼身旁的苏沐橙。曾经在两人身后的小姑娘,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美人,成了可以独挡一面的暮雨阁阁主。

至于邱非……谁没有年少不知事的时候?等他个十年八年,成了家,有了孩子,再回头看往事,也不过就是年少轻狂,闹的笑话罢了。

倒还是沐橙更难放得下心呢……不过好歹是个大人了。

叶修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

苏沐橙的眼眶立刻就红了。自她成年后,哥哥们便很少对她做这么亲昵的举动了。她鼻子一酸,忍不住将头轻靠在了叶修的肩上。鼻间充斥着清冽的竹香,其中混着丝丝烟草味,泪水突然就夺眶而出。

即使在哥哥离去的那一刻也没有哭出来的她,此时却无法止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就好像自那天之后自己都活在迷雾里,混着烟味的竹香,如同一双无形的手,将她从迷雾里拖了出来,让她清楚地认识到——

哥哥真的不在了。

而她,苏沐橙用力闭了闭眼,她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因为她连另一个哥哥也要失去了。

叶修用一只手虚抱着苏沐橙,哑着嗓子道:“沐橙,别哭了。”

可苏沐橙哭得更凶了,她清清楚楚地意识到,那看似安慰的三个字后,是难以开口的永别之词。

那时哥哥说了什么呢,苏沐橙迷迷糊糊地想……是“沐橙,不要哭”啊。

他们用安慰的话语,说出了最后的道别;以最大的温柔,完成了最残忍的事。

苏沐橙将头从叶修的肩上移开,露出了个哭一般的笑。

叶修发出了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叹息,颤抖的手轻抚着苏沐橙的背。

苏沐橙抬手抹了把眼泪,抽了抽鼻子道,“嗯,不哭了。”从叶修怀里退了出来。

叶修放下了手,走向了一旁的竹椅。

竹椅被雨淋得满是水滴,他却随手扔了手中的伞,直接躺了上去,任雨水打在身上。很快,淡色的衣裳就被水洇成了深色。

雪白的梨花纷纷落到了他身上,有些又弹起落到了地上。

一抹水红色混在一片雪白里从叶修手中落了下来。

苏沐橙眨了眨眼,忍住了又要落下的泪,走上前将那抹水红捡了起来。

那是一块枫叶形状的红玉玉佩,刻着个瘦金体的“秋”字。

“哥哥。”苏沐橙低声道,似是如往常一样在叫叶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椅上的人一动不动,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种“任平生”的潇洒。

苏沐橙攥紧了手中的玉佩,被上面的棱角硌得心里一阵刺痛。她盯着不远处新立的碑沉默了良久,最后把手里的玉佩系回了叶修的腰上,“哥哥,再见了。”

雨忽地就停了。

啊……苏沐橙突然心里一片清明,她猛地就想起来,十年前,他们三人的初遇,也是在一个骤雨初歇的清晨呢。那天,虹挂在了东方的云上,绚丽得不像话。

身披鹤氅的黑发少年收起了伞,微微垂首,拈着一片被雨沾湿了的花瓣,轻笑道:“雨停了。”

是西湖最好看的风景啊。

【就看了你一眼,便已是我的一生了】

----------------------------

故事背景是《知道(伞邱叶)》,这段发生在故事快结束的时候。个人其实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呢,可惜当时因为诸多原因导致它完成得很潦草,所以补写了一下自己最喜欢的一幕。

希望你们也能喜欢ヾ(′▽‘*)ゝ

因为本周没有更新《戏》,所以放个人设(这两个有关系吗?!
私心all叶tag

P1是看起来很害怕,实际手里的刀已经蠢蠢欲动的沐橙和护妹妹的叶叶,大概是在王叶和喻叶交接的时候
P2、3是《戏》出生的契机,当初就是因为这两张才有了《戏》的大纲,是王叶时期的叶叶和沐橙
P4出来的时候《戏》已经完成构思,开始写序章了,这张是快结尾的时候的叶叶
P5、6、7是众攻的人设外加一个叶叶
P8是叶叶和弟弟和妹妹……简介上有写的嘛,《戏》是一个“弟弟妹妹才是人生赢家”的故事,所以结局你们懂的
P9是叶叶三个不同的角度的样子

暮霭是写手啦,画得不好请见谅。
想要收获小心心和评论,爱你们。

【all叶】古登堡(11)

ooc预警

-----------------------

十一、你是谁?

“文州。”黄少天坐在桌子上,翻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嗯?”喻文州应了声,放下了手中的书,看了眼新伙伴,“怎么了?”

只见黄少天目光闪烁,一脸纠结地开了口,“老叶,他是……他知道吗?”

喻文州轻笑了声,“也是……是吗?他不知道。”说罢,他又抿了抿唇,思量了会,道:“我没提过。”

“为什么?”黄少天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为什么不告诉老叶啊!再说老叶他不会奇怪吗?”

奇怪?喻文州摇了摇头,有吴雪峰在,叶修只怕一辈子也不会觉得自己奇怪吧。更何况……“少天,虽然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一样”的,但我不会干涉你。我只能说,如果你说出口……”

“这对叶修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我的人去查了【枔】,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枔】竟然是一个组织。”王杰希从他桌上的文件里抽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叶修,“这是关于这个组织的信息,我们就查出了这么多。”

叶修默不作声地接过了那张纸,扫了眼,却没说话。一时间,书房里就只剩下了两人的呼吸声和钟表的“嗒嗒”声。

王杰希也没再开口。

刚刚两人算是吵了短小的一架。然后一个是一时情急,表白脱口而出,另一个则是卒不急防地被表白了,这时都有点不知如何开口。

最后叶修先开了口,“我先回去了。”说完,转身离开了书房。

叶修心思重重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就看见了喻黄两人。

“老叶老叶你回来啦!”黄少天一下扑了上来,叶修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直接摔在地上。手胡乱地挥了几下,稳住了自己,结果把手里的纸拍到了黄少天脸上。

黄少天连忙伸了只手去扶他,用另一只手将脸上的纸扒拉了下来,定睛一看,纸上画了个老人的脸,画下面还密密麻麻地写了不少字,“欸欸,这老头子是谁啊!长这么吓人。”

画上的老人莫约是80来岁的样子,却没一点老人家该有的慈祥,一双眼里满是阴沉,整个人都显露出一种几近变态的执拗和疯狂。

“喂喂。”叶修从黄少天手中取回了纸,“别这么说老人家。下面不是有字吗。”一边说着,一边将纸放到了一旁的喻文州手里,“文州,要麻烦你了。”

“【枔】的首领?”喻文州快速地浏览了一遍纸上的文字,上面都是些关于【枔】这个组织的信息。

病入膏肓的首领,后继无人的首领之位,拒绝流通的杺木,被抹杀的叛徒,还有……将死尸改造成人偶的禁术。

喻文州心里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会查清楚的,叶修。”

-----------------------------

我写的少天话还没文州多……_(:3」∠)_
 

【all叶】古登堡(10)

ooc预警

少天儿终于出场啦!

-------------------------

十、黄少天

七天一晃而过。

原本堆满了各种木料的房间变得整洁明亮,中间摆着一个工作台,台上躺着一个人偶。

人偶有着一头由“天滕”制造而成的金色短发,冰冷的瞳孔折射出柔和的光。

叶修咬破了指尖,血滴落在了人偶的“心脏”处。

血滴融进了“杺木”中,肉色从“心脏”处向外蔓延。当最后一寸木料也转化为了肉色的“皮肤”时,人偶动了动眼睛,坐起身来,先是茫然地眨了眨眼,然后将眼前的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笑了笑,露出了颗小虎牙。

“你好。”叶修回了个笑,“我是你的制造者——叶修。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对了,你还没名字呢。”叶修托腮沉思了会,道:“不够的‘天滕’,你就叫‘少天’吧。‘黄少天’,怎么样?”

“好啊!”人偶点了点头,“我就叫你‘老叶’了!”

叶修“嗯”了声,当作回答。

一旁的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两年了,叶修的取名能力并没有丝毫长进,幸好制作人偶的魔木大多都有正常的名字。喻文州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一边开口道:“你好,‘黄少天’,我是喻文州。”

黄少天回了句“你好”,从工作台上到了地上。

叶修这才想起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唰”地一下把原本就准备好了的衣服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了过来,套到了黄少天的身上,然后把裤子扔到了喻文州的手里,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文州,少天就先交给你了。”

喻文州又是叹了口气,将裤子递到黄少天手上,“不需要我帮忙的吧,需要回避吗?”



叶修这边才出了房间,没跑多远,就撞上了王杰希。

“叶修。”王杰希连忙扶住了叶修,“我的人查出了些东西,你来看看吧。”

“东西?”叶修道了声谢,“是关于那天的人吗?”

“是。”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牵起了叶修的手,拉着他向书房走去,“还有关于‘杺木’的。”

“叶修,你是想制造谁?”

空气凝固了一瞬,随即叶修勾了勾嘴角,“大眼,我要制造谁,应该不需要你担心吧。”

“……”王杰希侧了侧身,看了眼叶修,猛地转身,一只手抓着叶修的手腕,另一只手撑在了墙上,“当然需要。”他微微低头道,“你可是我喜欢的人啊。”

-----------------------

作为一名话废写完这章最深的感触就是——少天真难写。

明天还有一章!


一个置顶

大家好!

这里是暮霭,ID暮霭生深树,称呼随意。

叶粉,主吃all叶和各种叶受cp。

但实质上是个杂食党,很杂很杂(什么都吃)的那种。所以虽然已经努力保持首页的干净,但也可能有漏网之鱼。望见谅థ౪థ

作为一名手残学生党,写文有三少:

1、次数少,平时的更新频率大概是一周一更,寒暑假大概是一周二至三更。

2、字数少,作为手残,打字速度大约为500字/小时,所以一章1000字差不多是极限。

3、感情线描写少,这个是硬伤……没谈过_(:3」∠)_我是剧情流。

综上所述,看文需谨慎。

非常喜欢聊cp和脑洞,欢迎骚扰!!!

顺便说一下目前在更的两个长篇,《古登堡》是重心,寒假应该可以完结(不过这篇好像不太受喜欢,其实我更喜欢这篇呢(因为它的剧情和线都比较复杂,我是剧情流嘛(你们真的对它极不友好TAT。《戏》会不定期更新,目前每章字数都会在1000左右,等《古登堡》更完后就会周更了,字数就只能说是会努力保持。偶尔会有短篇掉落。

如果我突然消失两周以上,那就是没灵感了(虽然也有可能是成绩下降了,有灵感就会再度出现(虽然我觉得自己不会突然消失。

2019年,希望可以收获多一些评论呀ヾ(′▽‘*)ゝ

我,暮霭,发出渴望评论的声音_(:3」∠)_

最后,介绍一下,这是我家的 @朝霁沁青竹

【双叶】红玫瑰与白玫瑰

伯爵秋X“情妇”修

极微量all叶

*童话系列第一弹

预警!!!

童话系列,并不是什么美好童话。

里面的文或多或少都带些黑暗、病态。

角色黑化、死亡是很正常的。

ooc非常严重。

如能接受,欢迎继续阅读。

ps:灵感来源于各种句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有灵感就会更新,一切随缘ヾ(′▽‘*)ゝ



我终于考完解放了!

--------------------------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座建在湖心岛上的庄园。

相传,里面住着一位玫瑰花精。

她有着充满迷惑性的美丽容颜和冷酷而血腥的心。

任何敢于踏足此地的人都会被荆棘缠绕四肢,被尖刺穿透心脏,被花瓣覆盖身躯——成为她的养料。


但这只是传言。

这座庄园并不是什么没有主人的凶宅,它属于这个国家最显赫的贵族世家——叶家。

它现在属于伯爵叶秋,

曾经属于伯爵的母亲。

伯爵的母亲来自遥远而神秘的东方古国,有着乌黑的长发,白皙的肌肤和红玫瑰般的薄唇。一颦一笑,俱是风情。

伯爵的父亲为了讨爱妻一笑,将这座庄园种满了红玫瑰,送给了妻子。


在叶秋14岁那年,他的父亲死在了战场上。

他那总是如红玫瑰般热烈的母亲在一夜间失去了所有活力。

一个月后,她死在了红玫瑰花丛中,手里紧握着一枝据说是从东方运来的白玫瑰。

然后,叶秋将庄园封了起来。

所有人都以为这座庄园不会再被打开了,叶秋也曾这样以为。

直到他遇见了那个被浪荡贵族纠缠的黑发少年,

他帮他驱赶了那些贵族。

这本只是出于正义感,

但是……


他和母亲实在是太像了。

一样乌黑的头发,一样白皙的肌肤,一样来自东方。

只不过他的唇并不红,是没什么血色的薄唇。

是了,即使颜色不像,那也都是一样的薄唇。

叶秋无可避免地被他吸引。

他爱上了他,

狂热并痴迷。

他邀请因为初来乍到而无处可去的叶修住进了庄园。

利用名为“感激”的感情误导了他。

让纯洁的白玫瑰在他身下绽放。

成为了他的所有物,

被他吞吃入腹。


后来,又过了几十年。

叶秋离开了。

他的儿子根据遗嘱将他埋在了庄园里,

将庄园留给了叶修。

在那天的子夜,叶修挖开了他的埋骨处。

月光下,叶修本已不再年轻的容貌回到了初遇时的模样。

他躺在了叶秋的身旁,用自己的手扣住了叶秋的手,闭上了眼睛。


【我为你而生】

【我们都是她的孩子】


红玫瑰与白玫瑰终于长在了一起。

亲密、不分彼此。

他们血肉交融,本就是一枝长的并蒂花。

---------------------------

这世界上有那么许多人,可是他们不能陪着你回家。

只有我能,我的兄弟。

---

那么,

传言真的只是传言吗?


【all叶】戏(2)

ooc预警

古风ABO

A—乾元  B—中庸  O—坤泽

*如果有与正统abo文不同的地方均为私设

-------------------------

地处嘉世军和微草堂交界处的这座小城是各方势力默认的“灰色地带”。

事实上,不只是这里,在这片大陆上,每个势力交叉的地方都有这样的“灰色地带”。

这座小城叫“杭”。



天已经大亮了,杭城里的人们却才陆陆续续地走出家门,也不干活,而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了起来。

毕竟昨晚那绵延在整个南山上的军火,谁会没看见呢。

杭城的人们大多是有过光辉历史的,只是最后没能就什么好下场,为了一条命才逃到这来的。

这里的人们,既不团结,却又团结。而各大势力,则是他们团结的主要原因——只要是各大势力的倒霉事,都能成为他们的下酒菜。

众人议论的,无非就是“谁又惹了嘉世军的疯子元帅”、“他们有没有抓到人”之类的问题,也有人在那表示自己对这位让嘉世军大费周张的英雄的敬意,说什么“要是我能见到这位大人定要结识一番”,然后就有人取笑说,“说不定已经见了阎王了”。过了一会儿,有人嘟囔了句,“怎么没见苏家那小子啊?”众人也就停了讨论,开始向身边的人打听有没有人见到“苏家小子”。

这“苏家小子”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若是普通人,在这杭城哪有人会注意。只是,他本人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杭城的人们之所以对他格外关注,是因为他“母亲”。

他“母亲”是位男性坤泽,出生于正统医学世家,因为醉心于毒术而被家族驱逐。后来在杭城成了家,与丈夫一起开了家医馆,在二十年前那场虫疫不知救了不知多少杭城人。后来,不知为何这位的母族突然找来了杭城,要带他回去,还设计抓了他的丈夫做威胁。于是只好答应了下来,将两个孩子瞒了下来,托付给了邻居们。杭城中就没人没受过夫妻俩的恩惠,对这两个孩子自是关照良多。

这“苏家小子”叫苏沐秋,是个乾元。他还有个妹妹叫苏沐橙,是个中庸。这兄妹俩都没随“母亲”去学医,而是跟着父亲学了枪术。苏沐秋年纪虽然不大,用枪却是一把好手,城中不少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人们也没多担心,听到有人说在家附近见过苏沐秋后也就散了。

而被众人找了一圈的苏沐秋,此时正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被自己捡回来却霸占了自己的床的坤泽和正围着床打量这位坤泽的自家妹妹。

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个人捡回家啊!

苏沐秋在心里扇了自己好几个巴掌,又伸头瞄了眼昏睡中的坤泽,咽了咽口水,想:算了,他这么好看,怎么能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

他还没想好该怎么跟妹妹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带一个坤泽回来时,就见妹妹突然笑了起来,转头对他喊道:“哥,他醒了!”

---------------------------

苏沐秋:……妹你是不是不要哥了

苏沐橙:……很快就是你不要妹了


【all叶】古登堡(9)

ooc预警

------------------------

九、“杺”与“枔”

喻叶二人就这样在房里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叶修一睁眼就看见了喻文州的笑脸。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偷偷溜进来,有几缕洒在了喻文州垂下的发丝上,接着又落到了叶修的眼中。

“文州,亮……”叶修揉了揉惺松的睡眼,迷迷糊糊地嘟囔了句,丝毫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喻文州拍了拍叶修的被子,“王杰希已经来过了。”

“啊?!”叶修连忙坐了起来,“文州你怎么也不叫我。”

“王城主他见你还在睡就出去了。”喻文州答道,“不过我们是客人,让主人等太久也不好。”一边帮叶修换起了衣服。

叶修微微红了脸,“文州我可以自己来的。”

闻言,喻文州反而加快了手上的速度,飞快地完成了“帮叶修换衣服”的大业。然后一脸淡然地把叶修推向了盥洗室。

叶修深吸了口气,用冷水洗了脸。感觉清醒了不少,便拉着喻文州出了房门。

结果还没到楼下,就看见了王杰希和那位副手。

“叶修。”王杰希见了二人,先是跟叶修打了个招呼,然后顿了顿,还是和喻文州问了声好,“早上好。”

“大眼早呀。”叶修欢快地回了个早,道,“我今天就打算开始做了,你想要什么样的?”

“今天?”王杰希心里有些奇怪,“你不是说……”但很快就明白了,“是因为有人跟着吗?”

叶修点了点头道:“不管他们信不信,忽悠一下总要保险一点。”

“我不急。”王杰希摇了摇头,“你先做你要做的。”

“噢。”叶修摆了摆手,又拉着喻文州奔向了木料室,“你要的时候就跟我说。”

“城主。”邓复升看了眼叶修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家城主,叹了口气,“您不把您查到的东西告诉叶少爷吗?按我们的调查来看‘杺木’除了城主府有之外,就只有【枔】有了。那叶少爷的‘杺木’……”

“无妨。”王杰希转头看了眼副手,止住了他的话,“现在的资料还不够多,先不要告诉他了。你让人去找几本关于‘杺木’的书给我,我要看看。”

“是。”邓复升在心里叹了口气,城主……上心了呢。

--------------------------

情节推动的主力要出场了!我终于写到这了……泪流满面。


【all叶】古登堡(8)

ooc预警

考试前一周的诈尸产物……非常短,而且毫无营养orz(我忏悔

-----------------------

八、隐瞒

房间里,叶修一进门就脱了鞋扑到了床上。倚在床头取出了烟草,给自己点了烟。

“叶修……”喻文州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思索着措辞,“你是不是觉得,吴先生他有事瞒着你。”

叶修深吸了口烟,摇了摇头,“他是明摆着地瞒着我。”

喻文州诧异地看了眼叶修,虽然吴雪峰一直对叶修以前的事情闭口不谈,但以吴雪峰对叶修的宠爱程度,他还以为吴雪峰会比较委婉地进行这件事,自己也没多问。结果……喻文州默默捂脸。

“文州。”叶修走到了喻文州的面前,“你是不是也知道些什么。”

喻文州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个苦笑,自己看起来也没比吴雪峰好多少啊,“我答应了吴先生,无论如何都不能由我们来告诉你。他说,‘如果有一天他自己找到了真相,那就是命运的安排。但我无法告诉他真相,如果是我开了口,那样的话一切都是我的错。’叶修你明白吗?”

“哼!”叶修嘟了嘟嘴,瞪了喻文州一眼,灭了烟,脱了外衣,上了床,裹了被子,不理他了。

喻文州无奈的叹了口气,坐在了床边,“叶修……”不是自己不想说,只是和吴雪峰有言在先,加之吴雪峰又对整件事情表现地非常忌惮,让他开不了口——如果因为自己而让叶修受到了伤害,自己真是万死难逃其咎。

喻文州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哄床上的“春卷”,就见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卷”飞快地在开口处冒了个头后又飞速缩了回去,留下了句,“看在你有约在先的份上,哥原谅你了。”

叶修其实倒没真生气,这两人都一起瞒了他两年了,就算是生气也早气完了。更何况,他心里清楚得很,他们也是为了自己。

“嗯。”喻文州将叶修从被子中扒拉出来,搂进怀里,理了理叶修凌乱的头发,“谢主龙恩。”

------------------------

所以“xiezhu隆en”为什么是敏感词?!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QAQ